新学网首页 语文 数学 物理 化学 作文 感动 心灵鸡汤 人生感悟 名著知识 成语大全 唐诗 宋词 名人名言 英文词典 登录

当前位置:新学网 > 首页 > 名人名言

名人名言

孟子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名言作者:孟子

孟子档案资料: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名言 孟子经典语录 共收录孟子的名言176条

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孟子·离娄下》(1)土芥:泥土、草芥;国人:路人;(2)服:名词动化。穿。(3)膏泽;膏:膏脂。泽:润泽;反;通返;三有礼:臣去国之后,君待臣三项礼节。极:穷困之极;孟子告诉齐宣王说:“君主看待臣下如同自己的手足,臣下看待君主就会如同自己的腹心;君主看待臣下如同犬马,臣下看待君主就会如同路人;君主看待臣下如同泥土草芥,臣下看待君主就会如同对头。”

《孟子·离娄下》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上》。浩然之气:指浩荡博大.耿直坚强的正气。本句大意是:我善于培养我的浩然之气。可引用“善养路然之气”形容某些杰出的人具有博大的胸怀,高尚的品行,耿直的性格,坚强的意志,坚贞的气节等。也可用于体现某些人能坚持正义.决不动摇,面临严峻的考验仍胸怀正气,不行侵犯。

《孟子·公孙丑上》
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求有益于得也,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无益于得也,求在外者也。
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古代的人,获得成就,则将恩惠膏泽给老百信,而没有获得乐成的人,则在这个世上继续修身养性。得志显达时就要造福天下苍生,不得志时就洁身自好提升小我私家修行。穷,多指身处逆境,穷困潦倒,郁闷不得志。善其身,也可理解为使其身善,也就是使自己在道德情操、人文修养方面更高尚,人生的内涵更为富厚。

《孟子·尽心上》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下》。本句大意是:忧愁磨难足以人生存,清闲享乐足以使人死亡。人生谁不厌忧患而喜安乐?但忧愁磨难能磨练人的意志,使人清醒,使人振奋,因而得以在奋斗中求生存;而清闲享乐使人丧失斗志,使人麻木怠情,因而无力抵御祸殃,势必导致死亡。这是昔人从富厚的人生阅历中总结出来富于辩证法的经验教训,可用于申饬人们不行耽于安乐,而要具有忧患意识。

《孟子·告子下》
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官;官能,功效。这几句大意是:心的功效就是思索考虑,思考就可以获得真知,不思考就什么收获也没有。孟子提出的“心之官则思”是一条重要的教育原则,它启迪人们去思考,认可主观能动性在学习中的积极作用,在中国教育史上有着相当重要的进步作用。此名句从一正一反两面陈述,对比鲜明,醒人眼目。几句集中在一个“思”字上作文章,中心突出,使人对其用意一目了然。

《孟子·告子上》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下》有利的时机和气候不如有利的阵势,有利的阵势不如人的齐心协力。一个三里内城墙、七里外城墙的小城,四面围攻都不能够攻破。既然四面围攻,总有遇到好时机或晴天气的时候,但照旧攻不破,这说明有利的时机和气候不如有利的阵势。另一种情况是,城墙不是不高,护城河不是不深,武器和甲胄不是极利和结实,粮草也不是不富足,但照旧弃城而逃了,这就说明有利的阵势不如人的齐心协力。所以说:老黎民不是靠封锁领土线就可以限制住的,国家不是靠山川险阻就可以保住的,扬威天下也不是靠锐利的武器就可以做到的。拥有道义的人获得的资助就多,失去道义的人获得的资助就少。资助的人少到极点时,连亲戚也会叛离;资助的人多到极点时,全人下的人都市顺从。以全天下人都顺从的力量去攻打连亲戚都市叛离的人,一定是不战则已,战无不胜的了。天时:用兵作战的时机、气候等;地利:指山川险要,城池结实等;人和:指人心所向,内部团结等。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内城叫“城”,外城叫“郭”。内外城比例一般是三里之城,七里之郭。池:即护城河。兵:武器,指戈矛刀箭等攻击性武器。革:皮革,指甲胄。古代甲胄确皮革做的,也有用铜铁做的。委:弃。域民:限制人民。域,界限。畔:同“叛”。有:或,要么。

《孟子·公孙丑下》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孟子·离娄下》品德高尚的人,就是还保持着如小孩子那样至真至纯、一尘不染、善良淳朴、洁白无瑕的心灵的人。大人:品德高尚的人,伟人。赤子:初生的婴儿。形容人的心地善良、纯洁。赤子之心是指具有婴儿一样的纯洁无瑕的心。

《孟子·离娄下》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怙恃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怙恃。

《孟子·公孙丑上》每小我私家都有恻隐体恤别人的心情。古代圣王由于恻隐体恤别人的心情,所以才有恻隐体恤黎民的政治。用恻隐体恤别人的心情,施行恻隐体恤黎民的政治,治理天下就可以像在手掌心里面运转工具一样容易了。之所以说每小我私家都有恻隐体恤别人的心情,是因为,如果今天有人突然看见一个小孩要掉进井里面去了,一定会发生惊奇同情的心理——这不是因为要想去和这孩子的怙恃拉关系,不是因为要想在乡邻朋友中博取声誉,也不是因为厌恶这孩子的哭叫声才发生这种惊惧同情心理的。由此看来,没有同情心,简直不是人;没有羞耻心,简直不是人;没有谦让心,简直不是人;没有是非心,简直不是人。同情心是仁的发端;羞耻心是义的发端;谦让心是礼的发端;是非心是智的发端。人有这四种发端,就像有四肢一样。有了这四种发端却自认为不行的,是自暴自弃的人;认为他的君主不行的,是暴弃君主的人。通常有这四种发端的人,知道都要扩大充实它们,就像火刚刚开始燃烧,泉水刚刚开始流淌。如果能够扩充它们,便足以安宁天下,如果不能够扩充它们,就连赡养怙恃都成问题。不忍人之心;恻隐心,同情心。乍:突然、突然。怵惕:惊惧。侧隐:伤心,同情。内交,内交即结交,内同 “纳”。要(yao)誉:博取名誉。要同“邀”,求。端:开端,起源,源头。我:同“己”。然,同“燃”。保:定,安宁。

《孟子·公孙丑上》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滕文公下》。淫:惑乱。移:改变节操。这几句大意是:处于富贵利诱面前不受迷惑,处干贫穷困苦之中不改志节,处于武力威胁面前不能屈服。孟子是战国时的儒学大师,这几句实际上奠基了儒家的基本道德观,讲出了一个正人君子在富贵面前,在穷困面前,在威胁暴力面前应具有的态度和立场。几千年来,无数志士仁人都是凭据孟子的道德观去要求自己,孟子这一思想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思想,在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今天,也应吸取其精华.为今天的现实服务,可用以劝勉青年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孟子·滕文公下》
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行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枉己者,未有能直人者也。

战国·孟轲《孟子·滕文公下》.枉:曲,不正。这两句大意是:自己不正直的人,从来没有能够使别人正直的。孟子的门生陈代想谒见诸侯,干一番事业,特向孟子请教。孟子举例子,打比喻,向陈代说明:诸侯若按召唤之礼来招致你,才可以与他相助。倘使我们先屈辱自己的志向和主张,而去追随诸侯,那就错了,因为~。这两句现在可以用来说明自我修养的重要性,己正者才气正人,自己不正则不能正人。

《孟子·滕文公下》
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匹俦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

战国·孟轲《孟子·滕文公上》。敏:同。“序”。这几句大意是,父子之间有骨内之亲,君臣之间有礼义之道.伉俪之间有男女之别.老少之间有尊卑之序.朋友之间有诚信之德。~讲的是封建社会的人际关系和行为准则.用以维系封建的社会秩序,现在人们谈封建社会的人际关系时,还经常引这几旬归纳综合而又典型的话。

《孟子·滕文公上》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粱惠王上》。老吾老:尊敬我的尊长。及:推及到。幼吾幼:敬服我的子女。这几句大意是:尊敬我的尊长;以这样的心意推及到别人的尊长;敬服我的子女,以这样的心意推及到别人的子女。这是孟子从道德伦理角度分析他的仁政爱民思想。尊敬自己的尊长,也尊敬别人的尊长,敬服自己的子女,也敬服别人的子女。对别人的尊长和子女像看待自己的尊长和子女一样尊敬和敬服。这样的人自然会获得别人的尊重,这样的君主自然会获得天下人的拥护。

《孟子·粱惠王上》
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战国·孟轲《孟子·万章上》。文:文字。害:故障。辞:词句。志。指作品的原意。意:指读者自己的切身体会。逆:迎,这里是推断、推测的意思。是:此,指“以意逆志”。得之:指真正明白了阅读作品的要领。这几句大意是:不要拘泥于文字而误解词句,也不要拘泥于个体词句而误解作者完整的意思;能以自己的切身体会去推测作者的本意,这才是明白了阅读作品的正确要领。孟子的这段话,原是针对如何正确阋读和理解《诗经》而发的。但可推而广之,作为阅读一切文学作品的正确原则。这几句虽可用其原义,论述不必纠缠个体字句,而应从总体上掌握和领会,才气完整、正确地理解作品的内容,但更多的时候,是摘引“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用于强调作家进行创作时,不应斤斤盘算词藻、语句而影响思想情感的表达。

《孟子·万章上》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见《孟子·滕文公上》。劳心者:从事脑力劳动的人。劳力者:从事体力劳动的人。这两句大意是:做脑力劳动的人统治人,做体力劳动的人被人统治。这里的“劳心者”,指的主要是统治阶级,而“劳力者”指的是从事生产的人民。这两句本义是说统治阶级和劳感人民职位差异,分工差异,劝导差异职位的人要各司其职,而主要又是劝导统治阶级负起“治人”的责任,其含有抬高统治阶级,睥睨劳感人民的思想。孟子这些话是反驳墨子学派中的许行主张人人应当自耕而食,自织而衣,国君和人民应当“并耕”的空想主义而说的。从原始公社制生长到奴隶制社会,有了体力和脑力劳动的分工,使少数人有时间从事科学、文化、治理等事情,这是奴隶社会的文化横跨于原始公社制社会的文化的原因之一。孟子主张劳心和劳力的分工,应该说是进步的;而许行人为地否认这种划分,则是倒退的,也是不现实的。几千年来聚敛阶级利用孟子这种社会看法,把~作为人聚敛人的理论凭据,说成劳感人民只能被人统治,使它恒久起了反动的影响。

《孟子·滕文公上》
人告之以有过则喜。

见《孟子·公孙丑上》。本句大意是:别人告诉他有过失他就觉得兴奋。这本是孟子赞美孔子门生子路的话,原文是:“子路~,禹闻善言则拜。”知过才气悔改,悔改才气免祸,所以当别人指出自己的错误时,子路觉得兴奋。后人把这句话简化为“闻过则喜”,经常引用,可作为自我修养的要求,也可用以赞扬乐于听取批评的人。

《孟子·公孙丑上》
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 孟子名言

见《孟子·公孙丑上》。善:正确的。拜:致札。这两句大意是:子路听到了别人说自己的过错就兴奋,禹听到了善言,就向人致礼。~两句,后浓缩为“闻过刚喜,闻善则拜”的成语,体现一种良好的修养和品德。人们应该书之座右,身体力行,为政者更应如是。

《孟子·公孙丑上》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见《孟子·离娄上》。患·忧患。好(hao号):喜欢。本句大意是:人的忧患就在于喜欢事事做别人的老师。好为人师是一部门人的毛病。此条通过否认这种人的错误行为,论述人应该谦虚谨慎的原理。一小我私家纵然很有知识,也照旧应该坚持谦虚的美德。只有这样,才会使自己永不停步。当一小我私家自以为很有知识,事事指手画脚、好为人师时,那就意味着他的悲剧的开始。这样一来,不仅反映出他的浅薄与骄傲,而且会贻笑大方,导致他因脱离群众而陷于伶仃。因此.这毛病确为“人之患”,应该注意克服制止。

《孟子·离娄上》
仁人之于弟也,不藏怒焉,不宿怨焉,亲爱之而已矣。

见《孟子·万章上》。宿怨:把怨恨留在胸里。这几句大意是:仁人对于弟弟有所忿怒。不藏于心中;有所怨恨,不留在胸内.只是亲他爱他而已。这是孟子回覆万章提问的话。万章问孟子说:舜的弟弟象每天以谋杀舜为事.当舜立为天子时却封象于有庳,这是为什么呢?孟子回覆万章时说了“~”一番话,意思是舜看待弟弟以德报怨,不记前仇.这对提倡兄弟友爱本有积极意义,但孟子接着又说:“身为天子,弟为匹夫.可谓亲爱乎?”意思是说.如果本人做了天子,弟弟却仍是一个老黎民,可以说是亲爱吗?可见分封制、家天下是封建杜会的特征,社会生活中的“裙带风”及一人得道.一人得道之习,有其源远流长的社会泉源。

《孟子·万章上》
士无事而食,不行也。

见《孟子·滕文公下》。无事:不事情。这两句大意是:士医生不做事情而白用饭是不行的。儒家主张经世济时,有所作为,以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为戒,这种古训对当今阻挡懒散、怠懈仍有积极意义。

《孟子·滕文公下》
为渊驱鱼者,獭也;为丛驱爵者,鹯也。 孟子经典语录

见《孟子·离娄上》。獭(tǎ塔):水獭,一种生活在水边的野兽,能游泳,打鱼为食,皮毛很珍贵。爵:同“雀”。鹤(zhān)毡):古书上说的一种似鹞鹰的猛禽。这几句大意是:替深池把鱼赶来的是水獭,替森林把鸟雀赶来的是鹞鹰。孟子认为失民心者失天下,得民心者得天下。实行仁政的君主得民心,黎民就会归附;而实行暴政的君主失民心,就像驱鱼驱雀的水獭和鹞鹰一样,把老黎民都赶到实行仁政的君主那里去。现在人们常以~比喻由于自己的错误或暴行,替别人做了好事,把人才都赶跑到别人那里去了。

《孟子·离娄上》
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

见《孟子·滕文公下》。志士:有远雄心向和高尚节操的人。不忘:不怕。沟壑(he贺):山沟。元:脑袋。这两句大意是:志士不怕抛尸山野。勇士不怕丢失脑袋。这两句是互文,文意相互增补,说明志士和勇士都不怕牺牲,宁愿“舍身而取义”。可用以赞颂爱国志士的牺牲精神。

《孟子·滕文公下》
言近而指远者,善言也。

见《孟子·尽心下》。指:旨,意义。本句大意是:所说的话虽然很浅近,但意旨深远,这叫做“善言”。言谈、著文,首先要语言通俗浅近,令人易懂。在此基础上又能做到含意富厚深远,就到达了更高的条理。厥后人们多用“言近指远”赞美人们善于言谈。

《孟子·尽心下》
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

见《孟子·告子上》。鸿鹄:即天鹅。缴(zhuō灼):系着丝线的箭。这几句大意是:一小我私家心里只想着有只天鹅快要飞来,想拿起弓箭击射它,倘使和这样的人一道学习,他的结果一定不如人家。孟子在这里是举例子说明学习专心致志,一心一意的重要性。他说好比下棋,这只是个小技术。奕秋是全国著名的下棋圣手。倘使让他教两个学生.一个专心致志听讲,另个则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那样后者的结果肯定不如前者。~几句以反面例证说明学习专心的重要,千百年来成为劝学的名句。

《孟子·告子上》
弈之为数,小数也;不专心致志,则不得也。 孟子名言

见《孟子·告子上》。弈(yī亦):博弈,又称六博,古时一种每方各有六子的棋类游戏。一说弈即围棋。数:《孟子注》说:“数,技也。虽小技,不专心则不得也”。这几句大意是:博弈虽然是一种简朴的游戏,如果不专心致志,也就学不抵家。此条以下棋为例说明学习必须专心致志的原理。弈秋是全国闻名的善弈者,他收了两个徒弟,一个专心致志,不愿遗漏老师教诲的每一个字;另一个虽身在课堂,心里却想着鸿鹄与射猎一类的事。学习的结果,两人迥然差异。因此,孟轲总结说~。这种先对具体事例进行归纳,然后分析原理的要领有很强的说服力,亦有较强的科学性。可化用以说明学习必须专心。

《孟子·告子上》
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

见《孟子·公孙丑上》。赡:足。诚,真心实意。这几句大意是:以武力征服人,人不是真正心服,而是力量不足,反抗不住;以恩义服人,人的心中兴奋,是真心实意的听从。人心不行欺。谁若以强力征服,那么虽然因一时力量不足,慑于淫威被迫身服,但不会意服。只有以德待人,尊重人,人才会身服心服。这几句可用于说明统抬者不行以力服人,而要以德服人;也可用于说明人与人之间不行以力相欺,而要以诚相待。成语“心悦诚服”来源于此。

《孟子·公孙丑上》
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

见《孟子·粱惠王下》。这两句大意是:以黎民的忧愁作为自己的忧愁的人,黎民也会以他的忧愁作为自己的忧愁。爱民利民是孟子仁政思想的基本内容。他认为:作为统治者,知道爱民,为黎民分忧解愁,当他有了困难时,黎民也会支持他,资助他解决困难。可用于说明统治者为黎民解忧对于牢固自己统治的重要关系。

《孟子·粱惠王下》
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

见《孟子·离娄上》。不虞:意料不到。求全:要求完美无缺。这两句大意是:有意料不到的赞美,也有过于苛求的责备。此二句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毁誉的。“不虞之誉”是指自已未曾意料到的赞美,是突如其来的称誉,自然应很是兴奋。而“求全之毁”是指凌驾了心理蒙受能力的批评和指责,如言过其实,求全责备,自然令人很是不愉快。孟子在这两种现象前以肯定的语气词“有”体现人们一种种各样的毁誉都有,应有种种心理准备。可以此二句说明应正确看待毁誉,“有不虞之誉”时,切勿过于兴奋;遇“求全之毁”对,切勿太生气。

《孟子·离娄上》
无父无君,是禽兽也。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滕文公下》意思是眼中没有怙恃、目无君上的人,犹如畜生虎豹。

《孟子·滕文公下》
王顾左右而言他。

战国·孟轲《孟子·粱惠王下》。顾:转头看。他:其它的事情,此外话题。本句大意是:齐宣王回过头来左右张望,把话题扯到别处去了。这一章全文写:孟子对齐宣王说:“您的一个臣子把妻室子女托付给朋友照顾,自己到楚国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的妻子子女正在受饿受冻。对这样的朋友,该怎么办呢?”齐宣王说:“和他绝交!”孟子接着说:““如果当官的不能管好他的下级,该怎么办呢?”齐宣王说:“撤他的职!”孟子又说:“如果一个国君不能把国家治理好,那又该怎么办呢?”~。意思是说齐宣王先前不知孟子问话的用意,一步步上了孟子的圈套。在孟子逐渐把问题引到他自身的时候,他羞赧、尴尬,无法正面回覆,只好环视左右,改变话题,以掩怖自己羞愧、困窘之态。现在可引用“顾左右而言他”描写有的人为了挣脱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只好避开原有话题,拉扯此外事情。也可用于形容有些人对别人的问题绕弯抹角,不作正面回覆。

《孟子·粱惠王下》
不得乎亲,不行以为人;不顺乎亲,不行以为子。

战国·孟轲《孟子· 离娄上》不孝顺怙恃的人就失去了起码的做人资格。儿子不能事事顺从怙恃亲的心意,便不成其为儿子。所以仁爱之心必须从爱亲人开始培养,这就是做人的基础原理。

《孟子·离娄上》
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则,不能成周遭;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上》纵然有离娄那样好的视力,公输子那样好的技巧,如果不用圆规和曲尺,也不能准确地画出方形和圆形;纵然有师旷那样好的审音力,如果不用六律,也不能校正五音;纵然有尧舜的学说,如果不实施仁政,也不能治理晴天下。这是用来劝诫人要自觉遵守条例法度。离娄:相传为黄帝时人,目力极强,能于百步之外望见秋毫之末。公输子:即公输班,鲁国人,所以又叫鲁班,古代著名的巧匠。师旷:春秋时晋国的乐师,古代极有名的音乐家。六律:中国古代将音律分为阴吕、阳律两部门,各有六种音,六律即阳律的六音,划分是太簇、姑洗、获宾、夷则、无射、黄钟。五音:中国古代音阶名称,即宫、商、角、微、羽,相当于简谱中的1、2、3、5、6这五音。

《孟子·离娄上》
《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舜既为天子矣,敢问瞽瞍之非臣如何?曰:“是诗也,非是之谓也,劳於王事而不得养怙恃也。”曰:“此莫非王事,我独贤劳也。”故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如以辞而已矣,《云汉》之诗曰:“周馀黎民,靡有孑遗。”信斯言也,是周无遗民也。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万章上》《诗经》上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舜已经做了天子,请问'瞽瞍'(舜之父)怎能不做他的臣子?孟子说:这首诗,不是这个意思。说的是【(作者诉苦)为‘王事’而不能服侍自己的怙恃】。是说【都是君王的事,只有我有才气、更辛苦】。所以,解说《诗经》的人,不能因为文字(对文字望文生义)影响了对诗的辞句的理解;不能因为辞句而影响了对诗的主题的理解。要通过自己对诗的领会,去理解作者的思想;这才气明白诗的真正寄义。如仅仅停留在辞句的外貌意义,那么,《云汉》诗中有“周馀黎民,靡有孑遗”就成了【‘周’剩下的老黎民,没有再活下来的了】——如果这是真的,那‘周’就没有子女了。

《孟子·万章上》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上》同情心就是施行仁的开始;羞耻心就是施行义的开始;辞让心就是施行礼的开始;是非心就是智的开始。仁、义、礼、智是四个初始,就像我原来就所具有的,人有这四种开端,就像他有四肢一样。这被视为孟子的四端说,是他性善论的依据,也是其所有学说的基础所在。他还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没有了“恻隐之心”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就会是冷漠的、自私的、甚至残酷的。

《孟子·公孙丑上》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下》有利的时机和气候不如有利的阵势,有利的阵势不如人的齐心协力。一个三里内城墙、七里外城墙的小城,四面围攻都不能够攻破。既然四面围攻,总有遇到好时机或晴天气的时候,但照旧攻不破,这说明有利的时机和气候不如有利的阵势。另一种情况是,城墙不是不高,护城河不是不深,武器和甲胄不是极利和结实,粮草也不是不富足,但照旧弃城而逃了,这就说明有利的阵势不如人的齐心协力。所以说:老黎民不是靠封锁领土线就可以限制住的,国家不是靠山川险阻就可以保住的,扬威天下也不是靠锐利的武器就可以做到的。拥有道义的人获得的资助就多,失去道义的人获得的资助就少。资助的人少到极点时,连亲戚也会叛离;资助的人多到极点时,全人下的人都市顺从。以全天下人都顺从的力量去攻打连亲戚都市叛离的人,一定是不战则已,战无不胜的了。天时:用兵作战的时机、气候等;地利:指山川险要,城池结实等;人和:指人心所向,内部团结等。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内城叫“城”,外城叫“郭”。内外城比例一般是三里之城,七里之郭。池:即护城河。兵:武器,指戈矛刀箭等攻击性武器。革:皮革,指甲胄。古代甲胄确皮革做的,也有用铜铁做的。委:弃。域民:限制人民。域,界限。畔:同“叛”。有:或,要么。

《孟子·公孙丑下》
仁则荣,不仁则辱。今恶辱而居不仁,是犹恶湿而居下也。如恶之,莫如贵德而尊士。贤者在位,能者在职,国家闲暇。及是时,明其政刑,虽大国必畏之矣。诗云:“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此下民,或敢侮予!”孔子曰:“为此诗者,其知道乎!”能治其国家,谁敢侮之!今国家闲暇,及是时,般乐怠敖,是自求祸也。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行活。”此之谓也。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上》仁就获得尊荣,不仁就招来羞耻。如今有人厌恶羞耻却又安于不仁,这就像厌恶湿润却又安于居住在低洼的地方一样。如果真的厌恶羞耻,就不如崇尚道德、尊重士人,让贤人在位做官,让能人在职服务。国家太平无事,趁这时候修明政教刑法,(这样,)纵然大国也一定会怕它了。《诗经》上说:‘遇上天气没阴雨,取来桑皮拌上泥,窗洞门户细修葺。从今下边的人,有谁再敢把我欺?’孔子说:‘做这篇诗的人,真明白道啊!能治理好他的国家,谁还敢欺侮他?’如果国家太平无事,趁这时候寻欢作乐,怠懈狂妄,这是自找灾祸啊。祸与福,没有不是自己找来的。《诗经》上说:‘永远配合天命,自己求来众多的幸福。’《太甲》说:‘上天降下灾祸,另有措施可躲;自己造下罪孽,那就别想再活。’就是说的这个原理。

《孟子·公孙丑上》
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上》诚信是自然的纪律,追求诚信是做人的纪律。极端真诚而不能使别人感动,这是未曾有过的事;不真诚,是不能感动别人的。

《孟子·离娄上》
可欲之谓善,有诸已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辉煌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行知之之谓神。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值得喜爱的叫‘善’,自己确实具有‘善’就叫‘信’,‘善’充实在身上就叫‘美’,既充实又有辉煌就叫‘大’,既‘大’又能作用万物就叫‘圣’,‘圣’到妙不行知就叫‘神’。孟子认为美的人必须具有仁义道德的内在品质,并体现充盈于外在形式。所谓“充实”,指的是个体通过自觉的努力,把其固有的善良之天性“扩而充之”,使之贯注满盈于人体之中。“充实”之所以能成为美,在于它能使人的外在形体“生色”,给人以美感。在这里孟子把人格的美看作是个体人格中实现了的善,即人格的美包罗着善,又凌驾了善,从而深刻地生长了孔子的关于美与善的内在一致性的思想。

《孟子·尽心》
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古代的人,获得成就,则将恩惠膏泽给老百信,而没有获得乐成的人,则在这个世上继续修身养性。得志显达时就要造福天下苍生,不得志时就洁身自好提升小我私家修行。穷,多指身处逆境,穷困潦倒,郁闷不得志。善其身,也可理解为使其身善,也就是使自己在道德情操、人文修养方面更高尚,人生的内涵更为富厚。

《孟子·尽心上》
人少,则慕怙恃;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大孝终身慕怙恃。五十而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

战国·孟轲《孟子·萬章》人在年少的时候,多数恋慕着怙恃的,逐渐生长知道追求美色后,则转而恋慕他们的朋友,立室有妻有子了就专注的照护着妻子子女,为官当差时则把心神放在服侍主座上面。唯有真正孝顺的大孝者,是终其一生都不改衷肠,对怙恃永远存着照护与孺慕之情。到了五十岁还恋慕怙恃的,我在伟大的舜身上见到了。

《孟子·萬章》
夫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夫志至焉,气次焉。故曰:“持其志,无暴其气。”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志,是气的统帅;气充塞在人体全身。志朝向哪里,气就追随到哪里。所以说:“要做到不动心,一定要坚守这个志,同时不要扰乱了气!”

《孟子·公孙丑》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尔后作;征于色,发于声,尔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外洋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下》舜在田野中兴起,傅说从筑墙的苦役中提拔出来,胶鬲从鱼盐市井中提拔出来,管夷吾从狱官手中提拔出来,孙叔敖从海边的隐居生活中提拔出来,百里奚从买卖场所提拔出来。所以上天要把重大的担子加给这小我私家,肯定要先使他的心志受困苦,使他的筋骨受劳累,使他的肌体受饥饿,使他的身子受困乏,使他每做一事都受滋扰、被打乱,以此来使他心理受振动、性格变坚韧,增加他所缺少的才气。一小我私家常有过失,才气纠正;心志遭困苦,思虑被阻塞,才气发愤有为;表露在脸色上,抒发在言语中,才气使人了解。海内没有执法的大臣和辅佐君主的士人,外洋没有势均力敌的国家和外患的威胁,国家经常会灭亡。这样,就能明白忧患中能获得生存、安乐中会遭致灭亡的原理了。傅说(yuè):传说是商代一位贤人,因罪服刑,在傅险筑墙;后被商王武丁访求到而提拔为相。版筑:古代筑墙的要领,用两版相夹,填入泥土,用杵捣实,拆版后即成土墙。胶鬲:传说是商纣王的臣,他怎么被提拔、被谁提拔,已不见于纪录。管夷吾:即管仲。原是齐国令郎纠的家臣,纠与令郎小白(即厥后的齐桓公)争夺君位,失败后逃至鲁国而遭杀;管仲也被鲁人囚禁押回齐国。后由鲍叔牙推荐,被桓公提拔为相。孙叔敖:楚国隐士,后被楚庄王提拔为令尹。百里奚:见本书《万章上》第九章注。拂:违背,不顺。拂(bì):通“弼”,辅佐。

《孟子·告子下》
天下之士悦之,人之所欲也,而不足以解忧;好色,人之所欲,妻帝之二女,而不足以解忧;富,人之所欲,富有天下,而不足以解忧;贵,人之所欲,贵为天子,而不足以解忧。人悦之、好色、富贵,无足以解忧者,惟顺于怙恃可以解忧。

战国·孟轲《孟子·万章》天下的士人喜欢他,这是人人想获得的,却不足消除他的忧愁;漂亮的女子,这是人人想获得的,舜娶了帝尧的两个女儿,却不足以消除他的忧愁;财富,是人人想获得的,舜富有天下,却不足以消除他的忧愁;职位尊贵,是人人想获得的,舜尊贵到当了天子,却不足以消除他的忧愁。士人的喜欢、漂亮的女子、财富和尊贵,没有一样足以消除忧愁的,只有顺了怙恃心意才气消除忧愁。妻帝之二女:传说尧把自己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了舜。

《孟子·万章》
家必自毁,尔后人毁之。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上》家庭一定是自己先破坏,别人才随着破坏你的家庭。孟子希望天下的家庭要同心同德,和气相处,这样才气保持家庭的稳定、幸福,使孩子的身心康健生长。

《孟子·离娄上》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门路矣。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每家给他五亩土地的住宅,四围种植着桑树,那么,五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有丝棉袄穿了。鸡狗与猪这类家畜,不去打乱它的繁殖期,那么,七十岁以上的人就都有肉可吃了。一家给他一百亩土地,而且不去打乱它季节生长的纪律,那么数口人的家庭便都可以吃得饱饱的了。办妥各级学校,重复地用孝顺怙恃、敬爱兄长的大原理来开导他们,那么,须发花白的老人便会有人代庖,不致头顶着、背负着工具在路上行走了。谨庠序之教:恭顺重敬地办妥学校和教育;申之以孝悌之义:教育子弟孝敬怙恃、尊重师长、爱国爱民、兄对弟友爱、弟对兄敬重。

《孟子·梁惠王上》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下》完全相信书,那还不如没有书。我对于《武成》这一篇书,就只相信其中的二三页而已。仁人在天下没有对手,以周武王这样极为仁道的人去讨伐商纣这样极不仁道的人,怎么会使鲜血流得来可以漂起木棒呢?念书时应该加以分析,不能盲目地迷信书本,不能完全相信它,应当辨证地去看问题。泛指念书不要拘泥于书上或迷信书本。尽,完全。信,迷信。书,《尚书》《武成》:《尚书》的篇名。现存《武成》篇是伪古文。策:竹简。古代用竹简书写,一策相当于我们今天说一页。杵(Chu):舂米或捶衣的木棒。

《孟子·尽心下》
是故君子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也。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下》君子有终身的忧虑,没有一时的担忧。智慧的人,只有对前途的忧虑,没有对一时一事得失的忧患。目光短浅、斤斤盘算眼前利益的人是难以有成就的。

《孟子·离娄下》
其交也以道,其接也以礼,斯孔子受之矣。

战国·孟轲《孟子·万章》他以正当的理由送礼,按礼节划定送礼,这样,即是孔子也会接受的。

《孟子·万章》
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故意也。君子以仁故意.以礼故意。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有人于此,其待我以横逆,则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仁也,必无礼也,此物奚宜至哉”?其自反而仁矣,自反而有礼矣,其横逆由是也,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忠。自反而忠矣,其横道由是也,君子曰:‘此亦妄人也已矣。如此,则与禽兽奚择哉?于禽兽又何难焉?’是故君子有终身之忧,无一朝之患也。乃若所忧则有之:舜,人也;我,亦人也。舜为法于天下,可传于后世.我由未免为乡人也,是则可忧也。忧之如何?如舜而已矣。若良人子所患则亡矣。非仁无为也,非礼无行也。如有一朝之患,则君子不患矣。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下》君子之所以差异于一般人,是因为他生存在心里的思想差异。君子把仁生存在心里,把礼生存在心里。仁人爱人,有礼的人尊敬人。爱人的人,别人就一直爱他;尊敬人的人,别人就一直尊敬他。假设有小我私家,他以粗暴犷悍的态度看待我,那么君子肯定会反省自己:我(对他)一定另有不仁的地方,无礼的地方,要不这种态度怎么会冲着我来呢?反省后做到仁了,反省后有礼了,那人的粗暴犷悍仍然如此,君子肯定再反省:我(待他)一定还没有尽心竭力。经过反省,做到了尽心竭力,那人的粗暴犷悍照旧这样,君子就说:‘这不外是个狂人而已。像他这样,同禽兽有什么区别呢?对于禽兽又有什么可盘算的呢?’因此君子有终身的忧虑,没有一时的担忧。至于终身忧虑的事是:舜是人,我也是人;舜给天下的人树立了模范,影响可以流传到后世,我却仍然难免是个平庸的人,这是值得忧虑的。忧虑了怎么办?像舜那样去做而已。至于说到君子(一时)所担忧的,那是没有的。不仁的事不干,不合礼的事不做。纵然有一时的担忧,君子也不认为值得担忧了。

《孟子·离娄下》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怙恃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者不与存焉。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君子有三大快乐,以德服天下不在其中。怙恃健在, 兄弟平安,这是第一大快乐;上不愧对于天,下不愧对于人,这是第二大快乐;获得天下优秀的人才进行教育,这是第三大快乐。 君子有三大快乐,以德服天下不在其中。一乐家庭平安,二乐心地坦然,三乐教书育人。故:事故,指灾患病丧。怍(ZUo):内疚。

《孟子·尽心上》
君子之守,修其身而天下平。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下》君子的操行、修养自己开始,从而平治天下。孟子很看轻那些“舍其田而芸人之田——所求于人者重,而所以自任者轻”(放弃自己的田地却去耕作别人的田地,要求别人的许多,要求自己的很少)的人。孟子认为作为君子,应以“修身为本”,各人都从自己“修其身”做起。这样就可以到达天下平。在“修其身而天下平”这个意义上,孟子劝告各人从“我”做起,在今天仍很有启迪意义。

《孟子·尽心下》
人不行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人不能没有羞耻心。把没有羞耻心看成羞耻,那就不会有羞耻了。

《孟子·尽心上》
人若无志,与禽兽同类。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一小我私家如果没有志向的话,那就和动物没什么两样了。

《孟子》
人有不为也,尔后可以有为也。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下》人只有对某些事舍弃不干,然后才可以有所作为;要想有所作为,就必须有所不为。如果样样事情都想干,结果什么成就也没有。

《孟子·离娄下》
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曝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暴(pù铺):同“曝”,晒。寒:冻。这几句大意是:让太阳晒一天,又叫冻十天,没有什么能生存下去。在原文中,孟子说:“有天下易生之物也,~”,意思是再容易生长的工具,如果晒一天,冻十天,也长不起来。草木如此,五谷如此,万物莫不如此。推而广之,以这种自然现象比喻人事,人的学业、事业,如果干一天,停十天,同样不会有成就。“一暴十寒”现已成为习见成语,比喻学习、事情没有恒心,经常中断。目失镜,则无以正须眉;

《孟子·告子上》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下》。大任:重要使命。是人:此人,这小我私家。心志:思想情感。空乏:指资财缺乏。拂:违背。这几句大意是:上天将要把重大使命降落在某小我私家身上时,肯定先要使他心绪苦恼,筋骨劳累,肠胃饥饿,身受贫困,他的每个行动都要受到扰乱而不能如意。这几句以形象化的手法指出凡要成就一番大事业的人,肯定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重重阻力和困难,身心各方面都要经受艰辛的磨练。可供引用勉励青少年在献身重大事业时,要作好充实的精神准备,接受困难的考验,不行侥幸一帆风顺,一蹴而就。

《孟子·告子下》
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上》。大乎:大于。与:偕同,跟别人一起。为善:行善,做好事。本句大意是:君子最高的品德莫大于跟别人一起做好事。要“与人为善”,不要“与人为恶”,已成为现在人们的习常口语和道德规范。但现在所说的“与人为善”通常指善意助人,“善”的寄义也已和孟子所说的“善”有所差异。

《孟子·公孙丑上》
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

战国·孟轲《孟子·腺文公上》。上:在上位的人。好(hào号):喜好。这两句大意是:在上位的人有什么喜好,在下面的人一定喜好得更厉害啊。这两句后被归纳综合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用来说明上行下效的原理,强调上层人物对下面的人影响很大,不仅下级会随着上级学,而且还会层层加码,凌驾原来的水平。现在可用来说明领导者的一举一动都市对下面造成影响,身居领导岗位的人要严于律己,言行都要审慎。

《孟子·腺文公上》
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下》。恒:经常。敬:敬重,敬重。这两句大意是:爱别人的人别人经常爱他,敬重别人的人别人经常敬重他。孟子意在说明君子能居心于仁、礼,和一般人差异。仁人能爱别人,有礼节的人能敬重别人,所以就能获得别人经常的爱和敬重。今天可赋予这几句话以新义:体贴敬服别人的人,别人就会经常体贴敬服他;尊重别人的人,别人也会经常尊重他。

《孟子·离娄下》
食色,性也。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食:食欲。色:性欲。本句大意是:食欲和性欲,这是人的天性。食欲和性欲,是人的生理需求,谁也不行制止,所以说是人的天性。虽然有时人为了更高的道德追求和事业追求,可以从意志上压抑和控制食欲和性欲,但这并不说明人自己没有这种需求。我们可以用这两句论述食欲和性欲是人的天性,还可以用来引申说明社会应该缔造条件,遵循一定的原则,合理地满足人的这种天性要求,还可以用来引申讲明人的意志坚强,能够为了更高的道德和理想,抑制和克服这种天性的需求。

《孟子·告子上》
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是非。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权:称一称。度:量一量。这几句大意是:用秤称一称,然后才知道物体的轻重;用尺量一量,然后才知道物体的是非。这几句强调了实践的重要性。不经过实践,单凭主观推测,连轻重是非这些细小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更况且其他重要的事物。这几句说明对事物的认识需要通过实践。

《孟子·梁惠王上》
为父老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折枝:为父老折取树枝作手杖。这几句大意是:若是让你折一条树枝给老人作手杖,你告诉人说:“我办不到”,这是你不愿意去干,而不是你的能力办不到的事情。~是孟轲劝说齐宣王行王道黜犷悍时所打的比喻。折枝:是客观上一件容易办获得的事情,说“不能”则是因为主观上不愿意去作。因此,后人常以“折枝”之类,比喻人们主观上不愿去干某种事,而不是没有能力去干某种事。

《孟子·梁惠王上》
挟泰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挟:持。超:越过。诚:实在。这几句大意是:若是让你挟持着泰山跨越北海,你告诉人说:“我办不到”,这是实在不能办到的事。~是孟轲劝说齐宣王行王道黜犷悍时所打的比喻。泰山、北海是客观事物;人的能动性是主观的工具,让一小我私家挟持泰山逾越北海,大大凌驾人的主观能力所能办到的规模,因此实在实现不了,而不是主观上不愿去做。后世常以“挟泰山以超北海”之类,比喻不是主观上不愿去做的事,而是客观上无法办到的事。

《孟子·梁惠王上》
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这两句大意是:眼睛对于颜色,有配合的美的感受。春花秋月,人所共爱:山河胜景,人所共赏。这种配合的审美情趣,早在两千多年前孟子就已经察觉了。讲美感时可以引用。

《孟子·告子上》
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藤文公下》。《春秋》:编年体史书,懦家经典之一,相传为孔子据鲁史修订而成,叙事简赅,寓批驳,别善恶。这两句大意是:自孔子著成《春秋》,那些乱臣贼子都畏惧了。《春秋》叙事,于行文中划分善恶,暗寓批驳,善者褒之,恶者贬之,人们从中可以吸收经验教训,而那些乱国奸臣,祸民贼子则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心怀畏惧,这两句赞美了孔子的史笔,可用以褒奖正直的史官及其历史著作。

《孟子·藤文公下》
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

战国·孟轲《孟子·万章下》,颂:同“诵”,吟咏。其人:他们(指作者)的人品。是以:因此。世:时代。这几句大意是:吟咏他们作的诗,读他们著的书,不知道他们的为人行吗?因此要研究他们所处的时代啊!要深刻地理解作品,必须了解作者的为人;而要了解作者的为人,又必须研究他所处的时代。因此我们鉴赏和分析文学作品时,总要先介绍作者和时代配景。这种要领,就叫“知人论世”,现在“知人论世”已成为人们习用的成语。

《孟子·万章下》
居移气,养移体。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这两句天意是:所处的情况可以改变人的气度,所受的服侍可“改变人的体质。作者认为:安居可以改变人奋斗不息的气质,使人变得懒惰,安于现状,不求上进。养尊处优更会使人变得娇贵,经不起风攻雨淋。因而人应不停地奋斗,有所追求,这样才气精力旺盛,自强不息。这两句说明优越的情况和生活条件有时也会给人带来一定的倒霉因素,人们应当善于利用优越条件,而克服其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

《孟子·尽心上》
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下》。昭昭:明白、明显的样子。昏昏:模糊不清的样子。这几句大意是:有才德有知识的人,总是自己首先把问题搞得明明白白,再用清清楚楚的语言使别人明白;现在却有人想用自己模模糊糊时看法,去使别人清清楚楚。孟子在这里论述了一条教育原则——必须自己昭昭才气使人昭昭。这就要求教育者首先具有富厚广博的知识,而且还要敏而勤学,不耻下问。如果教育者自己对问题一知半解,却不懂装懂,想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虽然煞有介事,一定误人子弟。此名句从正反两面立论,述理深刻,给人以警示。纵然今天的教育事情者.也应书之座右,铭记于心,真正按“以其昭昭,使人昭昭”的原则从事教学,切不行“以其昏昏,使^昭昭”。

《孟子·尽心下》
不以规则.不能成周遭。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上》规,蘸圈舯工具。矩:画方形的工具。这两句大意是:不用规和矩.就不能画出尺度的宵形和圆形。孟轲在‘离娄卜章中举出两个能工巧匠的例子来避啊为政的原理,“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离娄相传是黄帝时代的人,黄帝丢7玄珠.知道离娄能干百步之外明裳秋毫,于是请他寻找玄珠.然而像他这样以疆明著称的人.也要借助规则才气找到索求的工具。公输子就是鲁班,中国术工的祖师。像他那佯挂艺超群的^.没有规和矩也做不出艺术精品。推而一之.为师也是一样.赘有一定的规范。就租难培养蹦真正的凡才。社会的“规则”,必须从教育中柬,在教育中普噩。因此.饔戚社会之“方蹰”,必须重视教育。澄有这个“规则”.社会不行能健全地发屉。

《孟子·离娄上》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英才:优秀人才。本句大意是获得天下的优秀人才并把他们培养教育成真正的栋梁,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孟子在《尽心》一章中认为,君子有三乐:怙恃俱存,兄弟无隙为一乐,天伦之乐;不愧于天,不作于人为二乐,坦诚之乐;一为第三乐,是人自己价值自我实现,为社会培养有用人才的一种精神的满足。此看法反映出孟子重视教育,重视人生价值的思想,是我们民族文化中的精华部门之一。

《孟子·尽心上》
不违农,谷不行胜食也。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违:违背,此指延误、错过。农时:适合于从事种种农活的时令、季节。不行胜食:吃不完。这两句大意是:不错过适宜于从事耕作、收获等农活的时机,粮食就会多得吃不完。在原文中,这两句是孟子申饬统治者不要在农忙时征兵征工去从事徭役苦差,故障正常的农业生产时说的话。现在可供论述农民只要不错过种种有利的时机,努力从事农业生产.就能获得好收成;也可以引申其义,用于说明只有抓住最有利的时机.才气把事情办妥。

《孟子·梁惠王上》
巨屦小屦同贾,人岂为之哉。

战国·孟轲《孟子·腾文公上》。屦(ju据):鞋。巨屦,指做工精致、质量好的鞋子;小屦,指做工粗拙、质量低劣的鞋子。贾:通“价”。这两句大意是:好鞋、坏鞋卖一样的价钱,人家难道肯干吗?这两句以出售鞋子为比喻,说明了在商品经营中以质论价的原别,可供论述商品生产、销售中质量的重要性时引用,也可引用说明事物之间存在着许多差异,不能混为一谈。

《孟子·腾文公上》
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粱惠王上》。庖(pá0抱):厨唐。厩(jiù旧)马栏。莩(piǎo瞟):通“殍”,饿死的人。率:率领。这几句太意是:厨房中有肥肉,马栏中有肥马,而黎民面露饥饿之色,野外有饿死的人尸,这是君王率领着禽兽吃人啊。~以鲜明的对比,生动的相比,揭露统治者“率兽而食人”的本质,体现出孟子主张仁政爱民,阻挡虐政害民的政治思想,作为传世名言,常为人习诵。

《孟子·粱惠王上》
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下》。诛:杀。一夫:独夫民贼。纣:商代最后一个君王,因荒淫残暴而国亡身死。弑(shI示):封建时代张臣下杀君为“弑”。这两句大意是:只听说杀了一个独夫民贼纣,没有听说是弑君。孟子以“诛”与“弑”,“一夫”与“君”相划分,体现残暴荒淫、乱国祸民之君该杀,不能称为犯上作乱。可用于体现残暴的统治者该杀,死不足惜。

《孟子·梁惠王下》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下》。道:真理,正义及正确的治国之道。这两句大意是:掌握着真理和正义的人,资助的人就多;抛弃了真理和正义的人,资助的人就少。原文中,孟子的这两句话是针对其时各国国君而言的。后世引用,多“得道者”、“失道者”泛指正义的和不义的人或势力。本名句多用于说明正义的事业能获得人民的支持和拥护;倒行逆施,就会众叛亲离,导致失败。它适用于政治斗争、军事斗争;既适用于海内,也适用于国际,引用率颇高。

《孟子·公孙丑下》
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下》。这几句大意是:如果想使天下太平,在今日的社会里,除开我另有准呢?孟子一贯积极用世,同时又很自信。这几句集中体现了孟子愿意,而且相信自己有能力辅佐圣主贤君平治天下的雄心壮志。后世多引用这几句形容某些人犹豫满志,自以为有安世经邦之才;有时也用于讥笑那些目空一切、狂言不惭的人。

《孟子·公孙丑下》
人皆可以为尧舜。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下》本句大意是:只要努力.每小我私家都可以成为尧、舜那样的圣人。这是曹交问孟子的话:“~,有诸?”孟子给予肯定的回复:“然。”众所周知,尧舜一向是儒家尊崇的圣人。《论语·泰伯》“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等句,而孟子却肯定“~”.在这方面体现出孟子的唯物史观和辩证的要领论.孟子认为:尧舜之道.不外就是孝悌而已,人只要努力.说尧舜的话.作尧舜的所作所为,皆可以成为尧舜。可以此二句说明只要有坚定的志向,不懈的努力,干什幺事都可以乐成。

《孟子·告子下》
国人皆曰可杀。

战国·孟轲《孟子·粱惠王下》。本句大意是:全国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该杀。这句多用于斥责,诅咒那些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危害,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叛徒、内奸以及那些严重威胁人民生活和生命、工业宁静的重大犯罪分子。

《孟子·粱惠王下》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迷两句大意是:拔一根汗毛对整个天下的人都有利,也不干。这里孟子运用丁夸张的手法抨击扬朱的“为我”哲学,今天可引用以讥笑那些特别狭隘、自私、吝啬的利己主义者。

《孟子·尽心上》
胁肩谄笑,病于夏畦。

战国·孟轲《孟子·滕文公下》引曾子语。胁屑:耸起肩膀,故作敬重的样子。谄(chan阐)笑:装出讨好的笑脸。病于:比……更疲惫。复:夏天.酷暑。畦(qi旗):在田间栽种。这两句大意是:耸起肩膀,故作敬重的样子,满脸堆笑,向人讨好,听这种人说话,比酷热的夏天在田间劳作还要疲惫。是君子就应当堂堂正正,不亢不卑,那种胁肩谄笑,向人讨好的举止,都是小人之行。选两句形象地描绘出讨好者的样子,画出了这种人的媚骨,并以“病于夏畦”的对比,辛辣地对这种人进行了挖苦。可用于讥笑奴颜媚骨者的讨好,也可学习这种议论中加以形象描绘和对比的手法以突出看法。

《孟子·滕文公下》
瞰其亡也,而往拜之。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膝文公下》。瞰(kan):窥看。亡:无,此指人不在家,这两句大意是,(孔子)窥探到阳货不在家,才往他家答谢他。阳货想要孔于来看他,又不愿失礼迳行召唤,其时有条礼节,医生对士有所赏赐,倘若士其时不在家,不能亲自拜谢,事后便获得医生家里去答谢。于是“阳货瞰孔子之亡也,而馈孔于蒸豚”,即探听到孔子外出时,给他选去一个蒸小猪,借此召孔子来答谢。孔子则以其人之道还冶其人之身,“孔于亦~”,既不失礼,又制止和阳货晤面。两小我私家都是为了到达自己的目的而虚假地做样子,走过场。成语“瞰亡往拜”,就是形容原来不想晤面,但又要走一下前去造访的过场,以搪塞对方。

《孟子·膝文公下》
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恶(wu务):厌恶。患:祸事,灾难。辟(bi币):通“避”,躲避。这几句大意是:死是我所厌恶的.而另有比死更令我厌恶的工具,所以有些祸殃我决不躲避。孟子认为比死还可恶的工具就是“不义”。他决不允许自己陷于不义的境地,为此他宁愿不逃难端。这几句是从反面对“舍生而取义”作进一步分析。孟子的生死观值得效法。虽然,“义”的内涵应该随着时代的推移而差异。

《孟子·告子上》
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苟得:苛且取得,指用不正当的要领去取得。这几句大意是:生命是我想要的,但我所要的另有比生命更珍贵的工具.所以我决不轻易偷生。孟子在这里所说的“甚于生者”,就是指前一条中的“义”。这几句是对“舍生而取义的正面分析。

《孟子·告子上》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行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行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这几句大意是:生命是我想要的,而义也是我想要的;二者不行兼有,我就舍弃生命去取得义。孟子主张性善说,这是他许多政治主张的理论凭据。而“义”正是他性善说的主要内容之一,所以他将义”看得比生命还要珍贵,情愿舍弃生命而去换取“义”。今后.“舍生取义”成为千古流传的古训,激励着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女为正义事业而献身。诚然.在差异的时代,“义”有差异的内涵,但“舍生取义”的浩然正气是应该肯定的。今天,我们为了革命事业,更应该有这种高尚的气节。这几句话可作为座右铭。从写作角度看,因“义”是抽象的看法.不易为人所掌握,孟子用人人皆知的人生的竹值与“义”的价值作对比,就易于为人掌握了。

《孟子·告子上》
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摩顶放(fang仿)踵:全身重新顶到脚后跟都因劳累而磨伤。放,到。这两句大意是:磨秃顶顶,走破脚跟,只要对天下有利,也干。这句话在原文中是孟子评论墨子一贯主张“兼爱”,为了给天下人谋利益,不辞辛苦,四处奔走的。现在可引用“摩顶放踵利天下”形容有些人毫无私念,刻苦耐劳,全心全意为公共服务;也可只用“摩顶放踵”形容某些人为做某些事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

《孟子·尽心上》
天下殆哉,岌岌乎。

战国·孟轲《孟子·万章上》。殆:危险。岌岌:形容危殆的样子。这两句大意是:天下岌岌乎危险得很呀!这是孟子的门生咸丘蒙向孟子请教时转述孔子的两句话,“于斯时也,~!”~实际为“无下岌岌乎殆哉”的倒装.“岌岌”作为状语,体现危殆的水平,成语“岌岌可危”即今后化来。此名句原是形容天下形势的,而“发岌可危”的成语现在既可用来形容政治形势十分危急,又可用来形容高峻修建物快要坍毁的样子,也可用来形容人的极其危险的处境。

《孟子·万章上》
出于其类,拔乎其萃。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上》。出:超出。类:同类。拨:超出。乎:于。萃(cuì粹):聚集。这两句大意是:超出它的同类,横跨于聚集在一起的人或物。《孟子》的原文是:“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泰山之于丘垤,河海之于行潦,类也,圣人之于民,亦娄也。~。”孟子的原意是说:孔子是精彩的圣人,他对于黎民黎民,就象麒麟对于走兽,凤凰对于飞鸟……一样,远远地超出了他的同类。这两句后被广泛引用并被缩写成“出类拔萃”的成语,用以形容德、才超群出众的人才,也可形容突出地凌驾一般的事物。

《孟子·公孙丑上》
訑訑之声音颜色距人于千里之外。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下》。訑訑(yí移):本义是象声词,形容人们不耐烦或不屑于听别人讲话时发出的声音,相当于今天的“啊、啊”或“嗯、嗯”。颜色:指面容,距:同“拒”,推拒。本句大意是:狂妄自大、不屑于听闻的声音和面容,会把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这句话可化用以体现某些人态度狂妄,不屑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在别人讲话时虽“嗯嗯”、“啊啊”勉强应付,实际上很不耐烦的情况。

《孟子·告子下》
登泰山而小天下。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本句大意是:登上了泰山,就觉得天下也小了。孟子的原话是:“孔子登东山(指蒙山,在今山东蒙阴县南)而小鲁,~,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现在常用这句话比喻站得高就能看得远;或说明见识多、阅历广的人眼界就高,对一般事物看不上眼。

《孟子·尽心上》
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

战国·孟轲《孟子·粱惠王上》。油然:指云浓厚地聚拢起来的样子。沛(pèi配)然:富足淋漓的样子。浡(bó勃)然:兴起的样子。这几句大意是:天上泛起浓厚的云层,哗啦啦下起大雨来,禾苗便猛然茂盛地生长起来了。孟子在这篇文章里以旱苗喻黎民,以云雨喻仁政,早苗逢甘雨,便生机勃勃地生长,谁也挡不住;仁政一行,民心所归,国家也就兴旺了。现在描写云起、雨落、万物勃发还常“油然”、“沛然”等形容词,孟子的巧于设喻更值得学习。

《孟子·粱惠王上》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下》。社稷(jì季):国家。君:冒君。这几句大意是:人民最为名贵,国家次于人民,而国君君的价值最轻。这是孟子著名的言论,知名度很高,讲人民、国家和国君三者的价值和职位。人民最为重要,国家次之,君又次之。因为无民即无所谓国,无国也无所谓君。这几句集中体现了孟子的民本思想,论述民本思想及孟子思想时常被引用。

《孟子·尽心下》
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也。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上》。就下:向低处流。走圹(kuàng况):圹同“旷”,向旷野跑。这几句大意是:黎民归向仁德的君主,犹如水向低处流,兽向旷野跑一样。水向低处流,兽向旷野跑,皆其天性使然;而人民憧憬仁德明君,也是由其求生存的天性所决定。作为君主,行仁政,爱黎民,那么黎民都市归服他,近处的安于国,远方的前来归服,若行暴政,民不得其安,则一定是为渊驱鱼,使黎民逃亡。几句通过形象的比喻说明政治原理,增强了说服力和感人力。

《孟子·离娄上》
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下》。这两句大意是:“黎民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快乐的人,黎民也会以他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快乐。人以知心相通。作为统治者,为黎民的快乐而快乐,说明他的情感与黎民息息相通,那么黎民也会为他的快乐而快乐。

《孟子·梁惠王下》
保民而王,莫之能于御也。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莫之:没有人。御:抵御。这两句大意是:掩护人民而称王的人,没有谁能反抗住他。人民是国家的基础,保民爱民,获得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就所向无敌,殴有谁能够与他相抗衡。这两句是体现孟子民本思想的名言,可用于说明执政者保民爱民的重要性。

《孟子·梁惠王上》
自暴者不行有信也,自弃者不行有为也。言非礼义,谓之自暴;吾身不能居仁由义,谓之自弃也。

战国·孟轲《孟子·离娄上》自己损害自己的人,不能和他谈出有价值的言语;自己抛弃自己(对自己极不卖力任)的人,不能和他做出有价值的事业。说话诋毁礼义,这叫自己戕害自己;自认为不能守仁行义,这叫自己抛弃自己。

《孟子·离娄上》
志,气之帅也。
有为者,譬若掘井;掘井九轫而不及泉,犹为弃井也。 孟子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九轫:同“仞”,古以七或八尺为一仞,此极言深。想有一番作为,就跟挖井一样,你挖到很深的地方就停住,没有打出泉水,那永远是废井一个。这话就是想告诉后人,如果不坚持到底,哪怕只差一点点,照旧没用。

《孟子·尽心上》
永言孝思,思孝惟则。
以五十步笑百步。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战场上逃跑。有的人跑了一百步停住脚,有的人跑了五十步停住脚。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士兵,竟讥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其实逃了五十步和逃了一百步,虽然在数量上有区别,但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逃跑。

《孟子·梁惠王上》
养心莫善于寡欲。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内疚)于地。 孟子经典语录
胸中正,则眸子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吒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庚哉?
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惟孝顺怙恃,可以解忧。 孟子名言
为富不仁矣,为仁不富矣。
徒法不足以自行,徒善不足以为政。
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孟子经典语录

战国·孟轲指顺从天道的就生存,违背天道的则灭亡。

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

见孟子《孟子·梁惠王上》目光敏锐,可以看清鸟兽的毫毛,而看不到一车柴草。比喻为人精明,只看到小节,看不到大处。

《孟子·梁惠王上》
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身为大。不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吾闻之矣;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吾未闻也。孰不为事?事亲,事之本也;孰不为守?守身,守之本也。
世俗所谓不孝者五,惰其四支,掉臂怙恃之养,一不孝也;博奕好饮酒,掉臂怙恃之养,二不孝也;好货财,私妻子,掉臂怙恃之养,三不孝也;从线人之欲,以为怙恃戮,四不孝也;好勇斗狠,以危怙恃,五不孝也。

一般人所谓不孝的事情有五件:四肢懒惰,不管怙恃的生活,一不孝;好下棋喝酒,不管怙恃的生活,二不孝;贪钱财,偏爱妻室子女,不管怙恃的生活,三不孝;放纵线人的欲望,使怙恃因此蒙受羞耻,四不孝;逞勇好斗,危及怙恃,五不孝。支:同肢;从:同纵;戮:羞辱之意;很:同狠。孟子所列的五不孝中,有两件是从政为官者所不应该有的,一件是贪财,另一件是纵欲。不少贪官正因为贪财、纵欲,违法犯罪,不仅使自己身败名裂,而且使怙恃因此蒙受羞耻。他们身陷囹圄之时,每思及怙恃养育的恩义,就会痛哭流涕,悔不妥初。

失天下者,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 孟子名言
善政得民财,善教得民心。
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尔后作;征于色,发于声,尔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外洋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孟子·告子下》
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 孟子经典语录
仁者如射,射者正己尔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

《孟子·公孙丑上》仁者(的行为)就如同射箭一样。射箭的人先规则自己的姿势然后才发射;发射而没有射中,不埋怨胜过自己的人,只要反过来找自己的问题就行了。

《孟子·公孙丑上》
仁者荣,不仁者辱。

孟子的作品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名句

《孟子》

推荐名人名言

名人名言作者:孟子经典语录

推荐成语大全

本文地址:/mingrenmingyan/13446565612940.html

返回:名人名言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07-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 成语大全 四字成语